霜华红舞

【哔哔】信息素,择偶,以及基因注定我爱你

RuBisCo:

是的ABO生理学兴趣小组荣誉组员的我又来胡扯八道了,这一次我们来说一说如何根据弥散在空气中和体液里的神秘的化学物质选择出你命定的另一半。


老规矩,这是一篇脑洞产物,真的对生理学感兴趣的话wikipedia和google scholar才能教给你更多真实,生命科学院欢迎你!作为地球环境学院的败类PO主在此只提供娱乐相关的漫天胡扯。


以及这个PO主并没有CP观,所以你看到任何奇怪的排列组合都只是一个错觉,仅此而已。




你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有些动物能够根据散布在空气中的气味辨别出附近是否有一个魅力满点寂寞难耐的潜在交配对象,而人类在这一点却缺乏天赋呢?当然,与很多动物相比都略显不给力的嗅觉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不过人体内一个已经高度退化,在爬行类中却十分发达的器官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在爬行动物的口腔和鼻腔交界处有一个被称为“犁鼻器”的器官,简单一点解释它的作用就是收集空气中弥散的信息素分子,然后将信号传达给大脑。虽然的确是从空气中获取信息,但是准确来说爬行动物并不是“闻”到这些特殊的化学信号。爬行动物长而灵活的舌头会在吐出收回的瞬间将空气中的分子收集在沾满唾液的表面,这些分子经由口腔进入,而犁鼻器可以筛选出其中含有特殊生物信号的分子并报告给大脑。所以虽然那位名字都不能提的黑魔头连鼻子都没有,依旧可以甩一甩舌头就尝出身边人的小秘密。


好吧,也许斯内普教授的小秘密除外。


大多数哺乳动物的犁鼻器都处于退化状态,而人类则是高度退化,大多数人甚至在成年以后根本不具备这一器官——而他们毫无疑问是beta。


一个发育健全身体健康的A或者O应当具备有实际生理功能的犁鼻器,这样他们才能在气味庞杂的人类社会中敏锐地觉察到一个潜在的繁殖伙伴。适宜的信息素刺激应可促使唾液加速分泌,以溶解更多信息素分子,方便A或者O追踪自己感兴趣的对象。【请格外注意那些频繁把舌头伸出来又收回去的家伙,他们真的很需要一个伴侣;请格外注意总是对着你频繁把舌头伸出来又收回去的家伙,他真的很需要你成为他的伴侣。】


那么这种“感兴趣”应如何判别呢?


我们都知道每个人的体味多多少少会有些许不同,这当然会受到生活习惯的各种干扰。日常使用的清洁用品和化妆品,偏好的衣着材质,长时间停留的场所,这些都是外来的气味干扰;特定的饮食习惯,诸如蛋白质摄入量,也会对体表分泌物的成分产生影响,从而改变一个人的体味。但是犁鼻器所识别的当是带有生物学信号的信息素,即是说它只能识别特定的气味。(你可以想象成只有特定的少年才会被拥有奇怪收养癖好的哥谭小王子收集成为小鸟。)


对于气味导致的人类的感官大多和实际经验有关,香辛料和乳酸的混合气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数月未洗的咯吱窝,但是摆在你面前的也许只是加了希腊酸奶的咖喱而已(顺便一说这样看起来有点诡异但是这种食物搭配其实挺好吃的)。同理,某个棕发小个子散发出的甜蜜而辛辣的气息可能会让一台深埋于纽约地下的超级电脑内的程序进入“yes sir”的醺然状态,可是对于另一些痛恨桂子油和酒精的家伙来说可能会引发严重的情绪管理问题。


所以是的,你看到了,那些“好闻的”“可口的”“甜蜜多汁的”omega并非对每一个alpha来说都是一枚饱满的桃子,再说也并不是每一个A都喜欢甜食,对吧?


当然,信息素的种类比较固定,大多数并不是真的“水果味”或者“奶油味”。很多化学物质的“气味”会根据浓度产生变化,比如粪便中糟糕的气味就有吲哚的一份功劳,但是将它高度稀释以后却会演变为香味,并且可以用来合成花香或者水果香的香料。著名的动物香料灵猫香其实就是大灵猫会阴部散发的性信息素提炼而成。一个散发出美好气味的A或者O,一切的秘密都来自于信息素中各种分子的浓度,而已。


一对生理相性良好的A/O当从气味层面便相互吸引,他们嗅到的彼此的气息应能产生愉悦的联想,进而刺激大脑分泌出更多多巴胺和内啡肽——对于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的人,这些东西和爱情之间的关系你大概可以理解为队长的盾,钢铁侠的盔甲,蝙蝠侠的“小玩具”以及神奇女侠手中的绳索,它们并非某种充要条件,但是可以大大提高愉悦和幸福感——这会形成一种良性循环:伴侣的气味会引发愉悦感,进而更多地和伴侣在一起,并加强“伴侣的气味=快乐”这一印象,而这一切都起始于良好的气味相性,即是说,他们喜欢彼此的信息素“鸡尾酒”。


那么这和基因有什么关系呢?


特定的信息素和特定的信息接收器(生物学上称为感受器)之间的关系就像钥匙和锁,只有能够嵌合的形状才能让感受器向大脑发射信号——没错,我说的就是物理概念上的形状。而决定他们形状的则是基因。关于基因和蛋白质的关系,你可以理解成矮富帅的设计蓝图和盔甲,氨基酸则是组成盔甲的零部件。在蓝图,即基因的指导下,这些小小的零部件才能组合成为一个具有独特形状和功能的蛋白质。感受器的化学本质即是蛋白质,每一种感受器只针对某一种物质的形状,犁鼻器表面遍布多种感受器,决定感受器分布的也是基因。配比恰巧符合这些感受器分布的艺术的信息素能够最大限度的激发求偶热情,而能够决定信息素配比的——没错,也是基因。


综上所述,那个闻起来最棒的家伙和你的基因相性是最好的。




而基因同样可以影响到体液层面。


如我们所知A/O在进行标记的时候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体液交换,在此我们暂且仅讨论一种设定:标记过程中A会咬破O某处的皮肤,将自己的唾液(当然是含有特殊成分的)注入O的体内。


我们知道人类有一套发达的免疫系统,它能够识别来自于机体之外的异物并迅速展开行动将其无害化处理掉。我在此无意于详细解释免疫系统的全部工作机制,简单来说,人体内有一种叫做B细胞的白细胞活跃于身体各处组织,它们内部有相对较为严格的种族和分工,你可以简易理解为,一部分负责放哨,一部分负责远程输出。另有一种非常常见的白细胞叫做巨噬细胞,简单来说就是山口山里的战士,专门负责近身干架。放哨的家伙们有非常好的记忆力,寿命也相对比较长,但是它们一只细胞只能记住非常有限的敌人长啥样,而且属于稀有种族,数量非常少。干架的基本都比较短命,而且总是一窝蜂的来一窝蜂的死掉,没有敌人的时候你鲜少见到它们的身影,但是只要有架可打它们就会从身体各处的淋巴结和淋巴器官中冒了出来。


最常见的免疫反应导致的症状之一就是发炎红肿,这是因为为了让打架的白细胞能够快速到达战场,局部血管会增加血流量和血管通透性,就像高峰时段人民广场的地铁站,而巨噬细胞就是那些特别能挤身体柔韧度又超级好的家伙。局部过多的血液和淋巴液会压迫神经从而产生瘙痒和刺痛感。这一过程被称为“炎症反应”,是你的免疫系统积极应战的信号。


我们都知道外伤一旦有细菌进入很容易引起发炎,事实上任何来自于体外的异物都可能引发炎症,即是说,咬破O的皮肤的A注入进去的含有自己分泌物的体液是有可能引发免疫系统的排斥的。比较悲桑的一点在于免疫系统根本没有“习惯了”一说,某一种异物侵袭机体的频率越高,引发的免疫反应越迅速高效,炎症的症状可能在几次之后就不会再出现,但这只是因为那些被注入O体内的“标记”被O的免疫系统以超高DPS清扫了个干净,根本无需“发炎”这一过程的参与就能结束战斗,这数次的“标记”行为除了留下皮肤表面的疤痕以外毫无斩获,那只O闻起来还是完全他自己的味道。


当然在极端不幸的情况下免疫系统可能歇斯底里的决定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过敏反应,症状可能从局部荨麻疹到休克不等,而且会一次比一次来的剧烈。过敏症无法治愈,因为你显然不能让免疫系统保持沉默,而为了避免过敏让自己罹患获得性免疫缺乏综合症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即是说,相性极度不好的A/O强行反复标记可能会给O带来生命危险。如果没有谋杀伴侣倾向,请务必不要这样互相勉强。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A注入的体液不会引起免疫应答呢?答案是肯定的,不过几率较低。我们知道人类在器官移植的时候需要配型,这是因为细胞表面有一种名为细胞表面抗原的物质,而体液中则有抗体。抗原和抗体之间的关系如同之前讲过的信息素和信息素接收器,只有钥匙和锁配上了才会触发生理学信号。因此人体的免疫系统能够识别出自己的,以及“别人的”。基因相似度越高,产生排异的几率越小。鉴于A/O顺利达成标记是针对某一种物质在整个循环系统可触及范围内的免疫豁免,A/O之间也应存在一个这样的配型,涉及到的基因位应相对有限——通俗来说,就是在整张基因蓝图上有个别节点能够相配即可。


综上所述,没有引发局部红肿就顺利达成初次标记的A/O的基因相性是最好的。【如果发现标记过后伴侣跳过红肿这一步骤直接发烧、呕吐、窒息甚至休克的请迅速就医。】




如果你有幸找到一个闻起来就能让你上天堂,初次搞在一起就顺利染上对方的气味长达数日(不,没有洗澡不能算)的伴侣请务必珍惜,你们的爱情刻在30亿对碱基对中,那是由四个字母排列成的世上最美的情书,从两粒受精卵直至死亡将你们分离。


但是如果你坚持和一个闻起来很一般,一咬就过敏的家伙纠缠一辈子,也不必要太过沮丧。不管怎么样,那些也不过是ATCG的困扰而已,爱情本不应局限在分子层面。

评论

热度(394)